您的位置:首页 > 艺术 > 正文

越剧好声音:重新丈量传统和时代的距离

2022-11-10 09:57:24   来源:中国经济网

25岁元派花旦弹吉他,四调《月色朦胧朦胧》唱《断肠人》,评委毛在点评中回忆创作《西厢记》时如何借鉴川剧,忍不住现场示范其实她和当时舞台上的大部分选手年龄相仿,只是一个29岁的年轻女演员

目前的两期《越剧中国好声音特别季》并不是为了包装或者推广传统戏曲的噱头歌剧和选秀节目之间的化学反应,激发了业内人士和观众对《中国好声音》全新的思考:怎样的声音才是好声音「中国」是怎样的「好声音」通过这些20岁青年演员的演唱,敏锐的观众可能会意识到,面对戏曲现代化的话题,年轻一代的传承并不容易,更难的是突破表演惯性,重新衡量传统与时代的距离

传统的中国好声音是另一种更持久的流行。

当开播十年的《中国好声音》陷入本季选歌之争时,《越剧特别季》的出现,是音乐综艺节目一次及时有效的拓展看起来节目组小心翼翼地向传统戏曲方向迈了一步,拓宽了一大批观众对声音表演的认知相对于冷门的当代歌曲,在剧场反复上演,票房号召力很高的戏曲剧目,以及这些剧目中被广泛传唱的选段,才是有民间基础的中国好声音

53岁的穆在战场上唱着辕门外三枪,似的歌这是穆指挥粤剧《花旦》的著名唱段事实上,这种内容在中国南北的地方戏曲中都存在,其中豫剧,梆子在当地的传唱范围远比江南越剧广,甚至在中原地区有一种夸张的说法,说什么会说话的人都会唱辕门外三枪如果说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流行音乐记忆,那么存在于各种戏剧中的穆的《in command》可以算是一部跨越几代人的戏剧和音乐记忆

1942年,袁雪芬决心改革越剧翌年,她演出了第一部有完整唱读文本的越剧《心碎的人》,该剧改编自陆游的词《钗头凤》和作家本人的婚姻悲剧剧中从1943年开始唱了一首四调的《月色朦胧朦胧》

《胭脂扣》是越剧发展中又一个不可绕过的新经典1960年,周恩来在杭看了两遍《胭脂扣》,评价说这是一部堪比十五关的好戏可是《十五传》是一部被誉为一剧救一剧的杰作《胭脂扣》和《十五关》的共同点在于,在爱情剧和公案剧的双线结构中,淡化了传奇的生死场面,将叙事和表演的重心转移到积极追求真相和正义的司法人员身上一个高官厚禄,怎能以水火救民为目的《陕西胭脂》的演唱使越剧《萧声》呈现出不同于传统多情公子的新面貌

在《好声音》的舞台上,存在于越剧迷记忆中的BLACKPINK出道的一幕,以一种洗去所有闪光的方式出现这种观众耳熟能详的听音,选人,导师转身的综艺格局,实际上是回归到了戏曲表演对演唱质量和声音表现的追求节目通过青年演员的角逐,开始了对《中国好声音》新维度的挖掘和梳理

越剧和更大范围内的传统戏曲并没有像很多人认为的那样与当代生活割裂开来在节目的第二次播出中,首先出现了一群浙江嵊州东王村的村民这群老少业余爱好者,唱的是越剧的老调《滇红调》通过村长和毛的对话,观众可以知道东王村是越剧的发源地,它保留了越剧的原始说唱模式村民们,不是专业演员,自然可以用百年老调唱出当代生活的感觉他们朴实的自编自唱,让观众感受到越剧在当下不仅是活的,更是活的戏曲的审美资源仍然可以有效地参与当代生活这种民间基础,加上城市影院的票房数据,进一步有力地证明了传统中国的好声音是更持久的具有生命力的人气

打破圈子的不仅仅是越剧,还有传承越剧的年轻人。

上海越剧院共有11名女生和男生参加了中国之声越剧特别季这些年轻人本以为自己已经非常熟悉从后台到入口的路了,却没想到,从等待台到入口的每一步,他们都会被压力重重上海越剧院院长梁红军说,当工作室的门打开时,被推上一个充满未知的全新舞台的不仅是越剧,还有这些年轻的越剧演员故事是人讲的,年轻演员走向更大的观众,就像侧幕和入口之间的几步距离不长,但是不好走

在节目开始前,毛提到她做艺人40多年,在剧场看她演出的观众已经积累了100多万,而一个综艺节目的点击量和观众数都达到了上千万持续十年的好声音综艺品牌的观众基础,评委之一郑云龙的个人号召力,以及视频传播的优势,都促成了越剧选秀是一条与戏曲剧场完全不同的赛道,而这条赛道也成为越剧与大量年轻观众关联的通道经历了前两期的收视高峰和社交网络的热议,不仅是节目高开后的走势面临挑战,更何况,这些让导师激情射灯的年轻越剧演员,能否让戏迷以外的观众在现实中激情射灯——走进线下越剧剧场想起80年代浙江剧团的盛况,毛几乎是想家了她那一代20出头就在上海人民大舞台演出影院在九江路,票房线直奔三个街区外的西藏中路早在20世纪40年代初,越剧十姐妹在上海很有名,当时她们只是20多岁的女孩这个时代越剧的后起之秀,以选秀的方式暴露在几千万观众面前他们是否有足够的能力将综艺观众兑现成越剧的新观众,从而在充分认同的情况下,建立起这个时代对传统戏曲的文化认同,同时又不失前辈的自信

在第一期节目中,上海越剧院的华新宇弹唱了吉他《月色朦胧》,眼中满是笑意,夸口一个小姑娘也能唱成这样,毛更是大方称赞,肯定她唱得走调少年不坏,同台演唱难分伯仲时,弹唱这一块能成为亮点,是因为表演者在输出新奇直观印象时,保持了动而不变形的庄重吉他配越剧在节目播出当晚就在社交网络走红梁红军非常激动他说年轻演员传承不易,更难的是突破表演惯性在节目录制过程中,他们和他的交流更多的是私下的"离开了习惯的舞美和服装,他们几乎不知道如何唱歌."如今的老歌迷和新观众都惊叹,吉他取代了鼓板和胡岳,而元派唱功的灵魂还在其实时光倒流80年,袁雪芬创作断肠人咏叹调的时候,用了四个曲调作为主旋律但在原有的基础上,旋律延伸到了低音区,咏叹调增加了呜咽低沉的感觉,渲染了悲壮的色彩进行这一大胆改革实践的袁雪芬,当时只有21岁从此,这种大量运用低音后再荡腔的旋律,就成了袁派唱腔的特色

80年前,20岁的袁雪芬饱受我自己看不起越剧之苦,最终果断拉开了越剧改革的大幕她采取文学改编的路径提升越剧作品的风格,坚持不抛弃以家庭主妇为主的老观众,因为她们会带着孩子到剧院,让孩子成为新一代观众24年前,36岁的毛改编了《孔乙己》,从此开创了诗意越剧,超越了生与死的惯性传奇,探索了越剧风格的全新边界今天轮番出现在《好声音》舞台上的年轻人,当他们轮番推开入口的时候,是否能为越剧和更多的传统戏曲推开一扇门

版权声明: 本网站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互联网,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构成投资建议。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管理员,我们会予以改正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
版权所有: 中国教育观察网 (2012- )  备案号:沪ICP备202201953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