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艺术 > 正文

马拉松戏剧考验文学修养和戏剧能力

2022-10-27 10:08:22   来源:中国经济网

《马拉松剧》是对文学素养和戏剧能力的双重考验。

荣润

话题是由最近上演的六小时话剧《红楼梦》引起的。

文学经典作为戏剧改编的对象,从来都不鲜见但由于舞台演出时长有限,在改编几十万甚至上百万字的文学名著时,通常的做法是以一个或一组主要人物,或者一个或几个重大事件为核心进行更深层次的改编以《红楼梦》为例越剧经典作品《红楼梦》以宝黛爱情为主线,兼顾家庭内部其他矛盾昆曲《晴雯》和京剧《王熙凤闹宁国府》也属于这类作品

对伟大作品进行大规模,全景式的改编,是最近几年来国内外戏剧领域出现的新现象除了两部六小时的《红楼梦》演出,我们还看了近四小时的话剧《尘埃落定》,八小时的俄罗斯话剧《静静的顿河》,以及一位智利作家被法国剧团改编的《2666》,被业界称为马拉松剧与本土改编相比,这样的改编显然可以展现文学名著广阔而相对完整的面貌,以及相应的戏剧性表达,同时也为观众提供了非常宝贵的观看体验

这种趋势的出现与戏剧观念的转变有关,即与当今戏剧圈对戏剧文学性的重视有关。

长期以来,戏剧界非常注重实验性探索一些实验剧热衷于挑战戏剧文本的基础地位,认为戏剧的本质是通过现场表演来传达的,不应该拘泥于文学性在西方,激进残酷戏剧的创始人阿尔托主张戏剧要结束戏剧属于剧本的状态,代之以在空间中表达的新戏剧语言,格洛托夫斯基坚持戏剧只是发生在演员和观众之间的事情,其他一切都是附加的东西,所以他要创作贫困戏剧德国的雷曼用后剧场戏剧的定义强调了这个概念就这些理论而言,在一些戏剧从业者眼中,戏剧的文学性被视为老生常谈的代名词

当然,与《红楼梦》,《静静的顿河》等一般文学作品的改编不同,其全景舞台改编全面考验导演的艺术功力总结起来,至少有三个问题需要解决,涉及到作品内涵的传达和观众的审美体验

首先,文学经典的内在精神,内在气质,内在文风能否真正体现在戏剧作品中每一个改编都有自己对原著的理解,有自己再创作的视角和方法一些改编可能更简单,而另一些则更具创新性这些都可以,但如果改编导致原作气质和精神的丧失,就不能算成功一流的文学作品之所以难以改编,正是因为它们具有非常强烈的只属于自己范畴的特征所谓忠实于原著,并不是指对故事,人物,台词进行狭义的复制,而是要抓住原著的内涵和精髓,用戏剧手法准确地体现出来这就要求改编者对原著有真正深入的研究和理解

其次,长篇巨著不仅故事复杂,人物众多,还展现了更广阔的社会面相应的,改编后会需要更多戏剧性的场景来表现如何才能形成逻辑统一,主次分明,细节恰当,错落有致的艺术整体《尘埃落定》剧和《红楼梦》剧都采用了较为灵活的叙事方式:《尘埃落定》贯穿了一个傻子少爷的成长和叙事,有意识地保留了原著小说中的语言风格,《红楼梦》以贾宝玉的视角为主,以他人的视角为辅,把宝黛的爱情,十二金钗的命运,郭蓉府宁国府的种种虚伪伪善串在一起它还采用了一些对称的手法,如将两次中秋赏月诗会和《袁春省亲与死》对称地安排在前半段,形成对比和呼应这种结构和方法都希望流畅清晰地描述作品和人物及存在的生活相比之下,《红楼梦》篇幅更大,难度更高,所以对未来的整体把握还有进一步提升的空间

再次,中国的传统戏曲习惯于处理一个人的故事,但长篇文学作品的大规模改编必然面临人物众多的问题如何在舞台上建立一个眼花缭乱的人物画廊,展示他们独特的人物,形象和命运,让观众能够清楚地识别他们每一个人,而不是演员在舞台上表演很久,观众不知道谁是谁,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因为人物多了,每个人身上的笔墨必然少了要用几笔勾勒出一个人的特征并使之生动,要建立他与其他人物的立体关系看过《红楼梦》后,许多观众认为贾母,王熙凤,刘姥姥等形象都是鲜活生动的相比之下,十二金钗的艺术特征大多不够明显,需要通过其线条来识别有文字提供场景的原因,也有演员艺术创造力的表现力俄罗斯剧《静静的顿河》也有类似情况

从以上来看,《红楼梦》这部剧的很多艺术处理都是相当有效的有两个场景我特别喜欢,前半段刘姥姥进大观园,后半段接大观园场景与人物的戏剧关系,人物的生动表达,内在的意义都得到了很好的体现

刘姥姥一进大观园,原著中就出现了贾府的奢靡与刘姥姥的尴尬无礼的对比,转移到戏剧舞台上首先,演员们生动地展现了一个农村老太太的淳朴,以及她与大观园的格格不入至于品尝茄子的细节,王熙凤不经意间夸了贾府贪得无厌的奢靡,刘姥姥令人咋舌的自嘲,更是凸显了前半段风流富贵的基调更有甚者,该剧在这一场提前把王熙凤托付给了巧姐,酒席也就结束了在贾府里发号施令的王熙凤,把自己对女儿未来命运的担忧,托付给了这个看似不中用的刘姥姥,要她今后保护巧姐的安全这不仅仅是因为空间原因的结构调整,更是一种隐喻和讽刺:看似风光无限的王熙凤内心的孤独,以及她那表面上波澜壮阔的名门闺秀私下的焦虑,都在其中这一幕具有丰富的戏剧表现和内在意蕴,是曹雪芹原著精神的舞台呈现

抄取大观园是推倒大楼的前奏,也是朝廷抄贾府的内部预演从此,大观园一步步走向一片白茫茫的土地真的很干净无论是戏剧氛围,还是内涵的深化,都透露着苍凉衰败的意味该剧本身就浓缩,合成,重组了大观园几个丫鬟的命运——她们相遇的结局是《红楼梦》中非常重要的内容,晴雯,师叔,如花,思琦等几个丫鬟都表现出了不同的性格,要么固执,要么在委屈和厄运面前苦苦挣扎虽然他们的性格差距可以拉大,但晴雯尤其可以更坚决但总的来说,人物塑造还是挺生动的同时,丫鬟的仆人探春,迎春,惜春在丫鬟被逐出大观园时的反应和态度,或愤懑,或冷漠,或隐逸,也颇有等级之分最后,一向咄咄逼人,狐假虎威的王善宝想发泄一下个人的怒火,却在侄女的箱子里发现了违反家规的证据这样一个场景,写了很多人物,完成了戏剧性的转折,揭示了贾府的内幕和必然的结局,是相当精彩的

相比之下,可能是越剧《红楼梦》的影响力极强,人们对剧版中宝钗主线的呈现还是不太满意这也从另一个角度反映了文学名著改编的难度

版权声明: 本网站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互联网,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构成投资建议。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管理员,我们会予以改正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
版权所有: 中国教育观察网 (2012- )  备案号:沪ICP备202201953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