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留学 > 正文

清代《大学》诠释的学术特质

2022-11-19 10:11:34   来源:人民网

因为它与朱的矛盾始终在《大学》一书中,大学成为宋明理学的理论基础的中心和理学发展的风向标和晴雨表,这就说明了大学在理学史上的地位在宋,元,明,清四个时期,清代无疑是一代宗师,著述丰富,流派众多,各种新思想层出不穷,成就卓著的诠释学史上的大学

《礼记》中的大学与《四书》中的大学齐头并进。

大学本来属于《礼记》,后来和《论语》,《中庸》,《孟子》一起作为《诸子纳》中的四书出版伴随着朱子学上升到官位,大学与四书一起成为各家传诵的经典,以至于毛启龄称朱子有大学,而无五经不过这种情况在明代有所缓和明代朱允明指出:自宋以来,已有四书,故本朝不敢妄议据说《大学》和《中庸》是礼记之一...所以愚者宜以学与勇还礼于家根据一切史料,应该说朱允明是较早发表《大学》和回归《礼记》的学者,但他囿于斋藤优子学的强势地位朱的这一思想虽然在当时没有造成太大的影响,但其象征意义远大于现实意义然后在明清两代,有郝静,陈确,王夫之等在朱家的基础上迈出了实质性的一步,直接将《礼记》全文录入大学尤其是乾嘉时期汉学兴起,《礼记》抄回《礼记》蔚然成风乾隆二十年,由乾隆皇帝亲自编纂出版的《礼记》直接收入《礼记》但必须指出的是,《礼记》中大学的出现并没有取代《四书》中的大学,而是形成了并存的局面但由于没有权威的注释书,大学和中庸只是形式上回到了《礼记》也就是说,四书大学依然主宰考场,而礼记大学虽然得到官方支持,但并不具备取代四书大学的实力无论如何,《礼记》中的大学与《四书》中的大学双轨并行发展,的确是清代大学阐释史上的一大特色

对大学的解读具有明显的阶段性特征。

一般来说,对断代学术史的理解和把握,必然会涉及到学术分期的问题清末皮将清代经学划分为三个截然不同的时期:以汉宋为主导的清初,以汉学为主导的乾嘉时期,以及以经学为主导的嘉道之后时期皮的论断大致把握了清代学术的主流特征然后梁启超在《中国近三百年学术史》中明确提出了三变说:清代有一个学术,初期是朱成与王陆之争,二期是汉宋之争,最后一期是新旧之争就学术特点而言,梁启超的认识与皮希瑞大致相同王国维说:三百年来,发生了三次学术变革:第一次国家的变革做一个改变盐伴随着盐的变化而变化......国初学大,甘家之学精,道县之学新后来,钱穆将清代学术研究划分为四个时期:一是晚明晚年时期,第二,舜康雍时期,三是乾隆,嘉庆时期,是四咸同光时期龚书铎主编的《清代理学史》将清朝分为三个时期:一是顺康雍时期,二是干甲达到道光中期,从三道光中期到清末从这些代表学者的论述中可以看出,清代的学术分期主要分为三期和四期后者的主要区别在于更关注明清之际这一时期,意在厘清清代学术发展的源流但无论如何,清代学术特征的变化以梁启超的三变说更为清晰准确,故本文在此采用梁启超的学说从宏观上看,清代大学解释史与梁启超,王国维的大学解释史在轮廓上是一致的,在学术主题上表现出明显的阶段性特征,即清初以回应朱,王之争为主,中期伴随着的衰落,其旨趣转变为汉宋之争,晚清则以实用特征明显,凸显王国维的所谓新

古代的大学是最繁荣的研究。

众所周知,《大学》是四书中最具争议的经典只是版本问题一直在不断变化,很难下定论据台湾学者李吉祥考证,宋代以来的主要版本只有46种其中占主导地位的是《大学》古本和朱修订的《大学》今本伴随着阳明心学的兴起,古代版本的《大学》开始和现在的版本竞争在明清"返本"运动的刺激下,古文《大学》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并出现了前面提到的"礼记"学术现象,成为韩雪在甘,贾,汉崛起的一条主要线索李吉祥对此有着敏锐的判断:回到《礼记》就是研究国学,研究国学就是研究古籍基于此,到了清代,大学士的现行版本虽然仍保持着官方的学术地位,但大学士的古代版本却成了学者从事学术研究的文本,颇有科举方法是现行版本,研究是古代版本的分裂状态其实早在明代,詹若水就曾说过:凡学生读大学,必读文公的《张炬》以应考,至于好好学习,更重要的是去琢磨《大学》这本古书詹的说法可谓是清儒的先行者,但当时并未形成规模效应这与同属四书的《论语》《孟子》在学术和学术圈里的地位是截然不同的纵观清代有代表性的学者对《大学》的注释本,如王夫之,李光地,魏源,惠,毛启龄,杨玉华,刘谷余,等,都是跟着古书走的,这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清代士人只跟着古书走的取向

大学的版本数量很少。

《大学》古本虽早于《大学》今本,但吊诡的是,它是在朱《大学》今本之后才引起学界关注的更确切地说,明中叶阳明心学兴起后,不仅古版《大学》引人注目,而且《大学》版本的变化也迎来了褒扬和研究的高潮究其原因,阳明心学对朱学的影响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朱学的权威性,两者之间的文本争鸣具有重要的方法论意义,即从《大学》文本的修订入手,开展理学的创新活动所以在明代中后期,阳明心学鼎盛时期,修订版本数量最多,可谓极品但到了清代,考据之学兴起,士尊注释,修古书,力劝大学归《礼记》结果清朝虽有修订,但已非明朝巅峰共有八次重大修改,包括胡炜修改,惠修改,甘家彬修改,宗修改和张军修改可见清代的修改数量远不如明代

实用导向很明显。

康有为说:夫君外圣,条理分明,言简意赅他要孔的遗书,可那是大学康的说法是对的,揭示了大学的特点,即内圣外王正是这种特质,让大学在每次世界充满思想的时候,都格外重视就清代而言,明清及清代中后期对大学的诠释最为突出例如,宋翔凤在解释《大学》时,把吴歌解释为车,河图,高露,李全等,并用傅鹤的《杨公》作为作家对待和平,取得了成功刘谷雨在诠释《大学》时也有类似的做法,他诠释了《大学》孔子说,‘来一百个工作,就有足够的钱’,他又说,‘要想把一件事做好,就要先磨刀霍霍’子曰:‘事在一铺百工君子学其所知李称士族之功,易描述十卦之产子贡欲用橘,师极短右圣门讲用钱,所以不能生现在的国外机器,往往一个人同时做几个人的工作,如果一天能做好几天的事情,真的会让很多人少吃点,舒服的养病众所周知,孔子根本不谈财之道,而是主张正道宋明后期的理学宣扬义,导致谈利色变刘谷雨引用孔子的话为自己的赚钱思想辩护他认为儒家思想不只是理论上的财源,而是主张赚钱,所以西方的机器可以借鉴可见,刘古玉并不反对西方的知识和设备,而是主张灵活为我所用在清代对大学的解释史上,有很多这样的例子,他们的解释与其他断代学者的解释不同,即他们只关注个人的德行成就,而转向外界帮助人民

实际上,经典诠释既面向过去,也面向现在,是连接过去和现在的枢纽和桥梁在后经学时代,如何让古代经典焕发出真正的生命品质,如何防止经典阐释成为纯文学研究,如何重建我们对经典的信仰,清代《大学》阐释的特点无疑为我们提供了很好的借鉴和范本

版权声明: 本网站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互联网,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构成投资建议。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管理员,我们会予以改正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
版权所有: 中国教育观察网 (2012- )  备案号:沪ICP备2022019539号-11